长照立法不能再拖

2019-09-24 16:32:16
test author
原创
57
摘要:长照立法不能再拖2015/05/15 09:56:07浏览462|回应0|推荐0长照立法不能再拖(2015-05-15民报社论)◎沈政男 立法院本周二就长期照顾服务法草案进行朝野协商,国民两党为了草案第十五条长照财源筹措方式僵持不下而再度

长照立法不能再拖 长照立法不能再拖2015/05/15 09:56:07浏览462|回应0|推荐0

长照立法不能再拖(2015-05-15民报社论)

◎沈政男 立法院本周二就长期照顾服务法草案进行朝野协商,国民两党为了草案第十五条长照财源筹措方式僵持不下而再度破局,事前国民党呛声,若协商不成将在本周五进行表决,但王金平院长表示,还是要继续协商。 协商再协商,长照服务法草案就这样在立法院延宕了四年。四年来,台湾社会长照悲歌频传—台北王姓老翁以铁钉钉死骨折老妻,嘉义江姓中年男子以电线勒死失智老母,基隆张姓妇人挥拳殴死中风婆婆,还有更多更多,因为无钱无时无人无力照顾失智失能老人家,但为了难舍的亲情与人伦的要求而不得不担起照顾重任的家属,只能在漫漫长夜抱着失眠躁动的老人家独自饮泣。 日本电影《楢山节考》,描写贫穷村落因为无力奉养老人家,必须将老母送上楢山,任秃鹰啄食而死的惨状;今天的台湾,三天两头传出心力交瘁的家属手刃至亲的惨剧,如果说整个台湾社会已经变成一座大楢山,并非夸张譬喻。 这一代的老人家胼手胝足打拼一生,造就今日富足的台湾,如果他们失智失能以后,得不到良好照顾,不仅是对老人家一生奉献的否定,更是当今台湾青壮世代的耻辱。韩国在2008年实施全民长照保险,完成长照体系建置,当时政府用什么口号来凝聚社会共识?发扬儒家文化精神,启动国民集体大孝! 马英九总统曾自豪台湾是「中华文化圈的领航者」,也在竞选总统时承诺,任内将实施全民长照保险,但眼看两任八年就要结束,如今却是连长照双法上半部,有关长照服务输送网络建置的长照服务法,都还没完成立法,更不用说更困难的下半部,有关长照财源筹措方式的长照保险法。 马总统今年七月就要满六十五岁,迈入老年期,而下一任总统呼声最高的民进党主席蔡英文,家里也有失智母亲需要照顾,朝野领袖应该都对老年长期照顾的急迫性体会甚深。照顾老人家就是照顾未来的自己,今天把长照制度建立妥善,明天用到的,有可能就是自己或自己的家人。 反过来说,长照服务法与长照保险法一日不完成,全台四十万需照顾老人家,以及两百万家属,有钱有办法的,可以聘请劳动条件苛刻的外籍看护,或者将老人家送至良莠不齐的安养中心,而没钱没办法的,只好白天工作晚上照顾,蜡烛两头烧,心力交瘁也莫可奈何。 国民两党关于长照立法的歧见,症结在于国民党主张仿照荷德日韩,以社会保险方式筹措长照财源,而民进党主张师法北欧国家,以增加商业税与遗产税的社会福利方式,普及长照服务。施行长照保险的好处,在于行政上属于健保的延伸,作业方便,而且可稳定征收每年达一千亿的保费,但全民负担都会增加;至于增税,虽只能提供五百亿保费,但中低所得民众负担较少。 不管是施行长照保险还是加税找财源,朝野两党要化解歧见,必须先把长期照顾的本质搞清楚,讨论才能聚焦。全世界施行全民长照的国家,都以社区型照顾为主、机构型照顾为辅,经费比例大约七比三,绝无只有社区型或机构型一端的长照体系。社区型照顾指的是老人家待在住家或附近,让服务趋近老人家,而机构型照顾则是将老人家送到专门的全日照顾单位。当老人家轻中度失智失能,社区型当然可以因应,但进入重度,全日需仰赖他人照顾以后,机构照顾依然无法避免。这样的照顾分配需要多少经费?国外经验显示约为全国医疗花费的五分之一,换算台湾规模,至少每年需要一千亿。 长照问题已经这么严重,台湾失智失能老人家无法等待完美的长照法案,朝野应捐弃一党之私与选举考量,尽速完成长照服务法的立法工作。长照服务法第十五条条文协商已有数月,该讲的都已讲完,如果依然无法达成共识,该表决就要表决,不能再无止境协商下去。

( 创作|散文 )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